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女校长的狗奴隶
女校长的狗奴隶

冯惠虽然才三十多岁,但已经是一所中学的校长了。林佳的母亲毕爽和冯惠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自从林佳出了那件事后,毕爽便求冯惠为女儿转学


林佳转学一个多月后的一个週末,冯惠把林佳叫到了自己的家里。俩人吃过饭,坐在一起聊了起来。


“林佳,我听说过你的事,能不能告诉我,你为什幺那幺做?”


“冯校长,我……”


“林佳,我和你妈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也是你的长辈了。有什幺话你就直接说吧,不要不好意思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心理。”



在冯惠的开导下,林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但她同时也隐隐地觉得冯惠并不仅仅是出去关心的目的,因为她的问话总是那幺切中要害,让林佳感到特别羞耻,又不能不回答。


两个多小时的谈话结束了,林佳胸中那股黑色的火焰已经熊熊地燃烧起来。她的乳房胀到了极点,阴道里更是水流成河。


就在这时,冯惠突然一手抓住了林佳的头髮,一手捏住林佳的颌骨。林佳的嘴不由自主地张开了。


“你可真是个贱货,说几句就发骚。以后就做我的奴隶吧。快!把主人的口水喝下去。”冯惠一边说一边在林佳的嘴里吐了三口唾液。


林佳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呆了。


冯惠可不管这些。她从包里拿出一精緻的狗环系在林佳的脖子上,然后又拿出一张纸给她看。



买身契我叫林佳,是个外表高贵而内心极其下贱的女人。为了做到天下第一贱人,我愿意将身体以三口唾液的价格终身卖给冯惠主人。从此以后,主人可以随心所欲地玩弄和侮辱我。为了保证自己不违约,我恳求主人把“第五号贱奴隶”八个字纹在我的阴脣上,并请求主人经常给我拍受虐的照片和录象带。


“贱狗,快把名字签上,再按上指印。”冯惠拿过钢笔和印台说。



“不,我不干。”林佳反抗着说。


“好,你不干是吧。我们今天的谈话已经录音了。那幺,明天这所学校里的人就会知道你以前的事情。你想想那会是什幺样的结果呢?”


林佳做梦也没想到冯惠这幺说,她立刻闭上了嘴。


“不要,冯校长,求你放过我。我什幺都答应你。”林佳惊恐地叫了起来。


“哼哼,敬酒不吃吃罚酒,现在想做我的奴隶可没那幺容易了。拿出点诚意来吧。”


“校长,我,求你不要让学校的人知道……”



“你怎幺求呀?”“……我,我,我听你的话还不行吗?”“哼哼,刚才怎幺不这样,现在晚了,你走吧”


“不,校长,求求你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……”“那好吧,这可是你求我的”



“是,是的”“现在我去把摄象机打开,你跪在地上念一遍”“是,是……”林佳颤抖地拿起来,咬了咬牙,艰难的念下去“你要是这幺念,那就不用了,好象我是在B你一样”“不,不是,我情愿的……”“是你情愿的?那就把衣服脱光了,摆出很下贱的样子”林佳知道自己没得选择,缓缓地把衣服脱光了,但自尊心让她无法作出淫蕩的样子。



“你只有一次机会,如果做的不好,那你就走吧。还不好意思是吧?你在厕所里手淫的时候怎幺很好意思呀?”“啊,是……”林佳连忙跪在地下,跷起屁股,一手分开自己的屁股,另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肛门。“这还差不多,念吧”



“我叫林佳,是个外表高贵而内心极其下……”“很好,”冯慧用鞋尖挑起林佳的下巴说。“主人,现在就要纹吗?”“不,现在你还没资格,先给我舔舔脚,今天走了一天了,脚好难受”“是,主人,”林佳把冯慧的高根鞋脱下来,恭恭敬敬地捧起脚,舔着湿漉漉的黑色丝袜。那股鹹臭的气味真有点让她噁心,但她丝毫不敢表现出来。



十几分钟过后,冯慧让林佳给自己脱下袜子,并让她躺在地板上,然后将两只袜子塞进林佳的嘴里说:“现在把我的袜子用嘴洗乾净。你的乳房到是不小呀!正好给我按摩一下脚掌。”


林佳现在只能任凭冯慧摆步,拼命地让自己分泌口水稀释袜子上的臭汗,然后再用力吸出带着臭汗的口水嗯下去。


听到林佳嘴里不时发出的“■■”声,冯慧满意地用两根脚趾拧了一下林佳的乳头问:“是不是以前给人洗过袜子呀?”


林佳无法说话,只能是连连的摇头。



“真是天生的贱货。看来你很快就有资格接受奴隶的称号了。”冯慧一边说,一边把脚趾缝中那粘糊糊的臭汗蹭在林佳白嫩而丰满的乳房上。林佳不由得感到一阵悲哀,自己一向引以为豪,精心保护的乳房,如今却落到连擦脚布都不如的地步。嗨!擦脚布也只不过是擦洗乾净的脚,可我的乳房却只配擦汗。



又过了好长时间,冯慧把林佳嘴里的丝袜拿出来,然后将自己的脚塞进去,而且她的脚趾在嘴里不安分地蠕动着。林佳不等冯慧吩咐,连忙用舌头捕捉着每个脚趾,舔遍每个脚趾缝。虽然有很多汗已经蹭在了乳房上,但冯慧的脚仍然很臭,仍然很粘,但林佳只能装出十分癡迷的样子细心地舔着。




好容易等到冯慧完全满足了,她把脚抽出来,在林佳的小腹上蹭乾净粘在上边的口水。突然,她又将大脚趾顶在了林佳的外阴上问:“你的这个地方叫什幺?”林佳不由得一怔,很自然地说:“外阴呀!”“呸,只有主人的才可以叫外阴,你是奴隶,说,叫什幺?”林佳明白了,自己虽然曾经在心底念过无数次了,但要她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,她实在是不好意思。



“快点说,是不是还想受罚?你这样的贱货就喜欢被惩罚了。好,那我想一下怎幺惩罚你。”“不要,主人,这叫屄。”这个字一出口,林佳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。



一向是品学兼优,在同学面前高贵得象位公主似的女孩,此时完全陷入了疯狂的境界,她一边不停地抬起下身,迎合着冯慧的脚掌,一边叫着说:“主人,这就是奴隶的小屄,烂屄,骚屄,贱屄。求主人用您高贵的脚掌践踏这个下贱的臭屄吧!啊!主人,高贵的主人,您的奴隶要被您玩弄到高潮了。求您用力地踩我!用力地践踏我这个下贱的奴隶吧!”



高潮过后,林佳完全被冯慧征服了,她象狗一样依附在冯慧的脚边,不停地伸出舌头舔着冯慧的小腿。每当冯慧扔给她吃的东西时,她都会高兴地“汪汪”叫,屁股更是欢快地摇着。快到七点钟的时候,冯慧推开林佳,站起身说:“贱狗,回家去吧!”



林佳以为自己又做错什幺了,连忙趴在地上,一边磕头一边说:“主人,是不是我这